陸任佳

Nothing's going to change

执念

浅渊:

昨晚做了个梦,端着相机跟着公安一起抓嫖


警察一脚踹开房门,近乎啸叫般喊着都别动,整个酒店都在颤抖


咔咔咔的快门子弹一样不断发射   


画面中填满着晃动着的肉体 惊恐 扭曲 无意识 失焦 模糊 拖影 噪点


曾经有人问我,摄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


我想告诉他,此时此刻,这就是最原始和本质的摄影


 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mosky浅渊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陸任佳浅渊 转载了此文字